次古新闻

当前位置:次古新闻 时事「怎样能破解bbin视讯」假财神骗倒民国政要一大片
2020-01-11 17:49:21

「怎样能破解bbin视讯」假财神骗倒民国政要一大片

怎样能破解bbin视讯,1932年秋,蒋介石颁布了《战字第二一三号》训令,阐述了他对“剿灭共军”的新战略战术。信心满满的蒋介石认为,用这种他苦思冥想出来的新招数,完全能毕其功于一役,彻底解决危害“党国”多年的“赤患”问题。但,此时的蒋介石非但没有“大胜”在即的轻松,却急如热锅之蚁,因为他缺乏支撑其新战略构思的充足军费。这段时间,蒋介石连做梦都想着天上能狂下一场金钱雨……

就在蒋介石朝思暮想发横财时,突然有个财神爷横空出世了,这个一夜成名的财神爷姓梁名作友。据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发来的急件称,山东省黄县(今龙口市)出了个有近亿元财产的大财主,此人急公好义,愿为国分忧,拟义捐三千万元给中央政府,义捐人慷慨地表示,这笔巨款由中央政府统筹调拨使用。

蒋介石在刚听到这个“特大喜讯”时,心里还犯嘀咕,暗忖:梁作友是何方神圣?竟有富可敌国的财富?他的巨额财富是从哪里来的?为何以前此人名不见经传?这一连串的问号使蒋介石脑子清醒了许多,他忙致电韩复榘,命他迅速摸清梁作友的底牌,千万不要被江湖骗子给蒙了。

韩复榘接到蒋介石的命令后,不敢怠慢,忙派省府精干的办事员陶仲仁、吕雄飞去暗访梁作友。

很快,陶、吕二人就来到黄县。县府官员向陶、吕二位“上差”介绍说,梁作友字仁明,是黄县第八区梁家乡人。此人原本是一个只有几间草房和数亩旱田的小庄户人家,但梁作友却到处传言,说他有许多亲戚在大上海、天津卫做大生意,他还有至亲在好几个国家经商,这些亲人经常送钱给他用,所以他才拥有这笔秘不示人的巨款。见陶、吕二人听得一愣一愣的,县府官员七嘴八舌地说,据他们向当地村民了解并现场验证,梁作友平时生活十分节俭,充其量只能算混个温饱,梁作友所说的那些大富大贵的亲戚,谁也没见过。

听罢黄县这些小吏的介绍,陶仲仁和吕雄飞心拔凉拔凉的。但,这两人办事忒认真,他俩不想就因听信“道听途说”而回省府交差,而要眼见为实;决定要亲访梁作友,看他究竟是赤金还是黄铜。

陶仲仁和吕雄飞谢绝了黄县大小官员的陪访,他俩在当地村民的引路下,直接找到梁作友。陶仲仁和吕雄飞见梁作友家果如黄县小吏所说的只有几间草房,家中摆设很是简陋,与周边农舍几无二致,但与众不同的是,梁作友家堂屋外悬挂有一副木刻对联,上联:几间东倒西歪屋,下联:一个忧国忧民人;横批:吾非杞民。陶仲仁和吕雄飞见梁作友不但其貌不扬,而且还腿有残疾,便低看了他几分。陶、吕对视了一眼,决定不与梁作友兜圈子了。陶仲仁不客气地对梁作友说:“听说你有很多非常有钱的亲人送钱给你,有这回事吗?”梁作友是个爽快人,他连考虑都没考虑,就直接答道:“我有钱不假,但我并没有有钱的亲戚,外面的传言全是以讹传讹,因为,我的财富并非他人施舍,而是我变出来旳。本来我不想露富,但我看到小日本自‘九一八’事变后,亡我中华之心已是司马昭之心,所以我想捐一笔军费用作抗倭。”陶仲仁和吕雄飞没想到形象有点猥琐的梁作友竟说出这番敞亮的话来,不由得对梁作友有点刮目相看。吕雄飞有点客气地问他:“梁先生,你想捐巨款支援抗战,令人可敬。但你方才所言,你的钱是变出来的,委实令人不解,可否明言?”梁作友也不答话,只叫陶仲仁和吕雄飞去院外各取一块小石块,以作“抛砖引玉”之用。陶仲仁和吕雄飞在院外咬了阵耳朵,每人拾了三块小石块进屋。梁作友见状,笑笑,他接过陶、吕二人递上来的六块小石头,将石置于桌面上,然后去锅屋拿了块笼布,将笼布罩在小石块之上。梁作友见陶仲仁和吕雄飞不错眼珠地盯着桌面,用双手在空中神神道道地比划了几下,口中振振有词念了几句咒语,然后大喝一声,用手将笼布揭起,真是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这时,桌面上六块小石头变成了六块“袁大头”。这令人如梦如幻的一幕将陶仲仁和吕雄飞惊呆了,他俩傻傻地看着穿着短袖小褂的梁作友,实在琢磨不透,梁作友在他俩眼皮底下是如何将石块变成大洋钱的。梁作友见陶、吕二人滿脸狐疑,便自我介绍说,他梁某人是汉代奇士东方朔投胎转世,颇通化腐朽为神奇和无中生有的江湖异术,故变顽石为洋钱乃小菜一碟。在陶仲仁和吕雄飞的央求下,梁作友又小试牛刀,分两次将十块小石头变成“袁大头”。陶仲仁和吕雄飞这下服了,他俩暗忖:梁作友有此特异功能,想不成大富翁都难!

不知不觉,陶仲仁和吕雄飞和梁作友已恳谈几个小时。陶、吕二人见已日落西山,起身告辞道:“天已不早,我俩就此别过。”梁作友笑道:“二公光临寒舍,不吝赐教,使在下获益匪浅。容在下略进地主之谊。”梁作友边说边从墙角拖出个大柳条箱,他当着陶、吕二人的面,将柳条箱打开,然后用炭笔在一张黄色符纸上画了一只叫化鸡和一碟熏鱼以及一碟花生豆,在陶、吕二人神色诧异中,梁作友将箱盖盖上,然后又是一番念咒。俄顷,一股香味从箱内溢出。梁作友打开箱盖,从箱中端出香喷喷的叫化鸡、熏鱼、花生豆,自言自语道:“无酒不成席。”他边说边从院中葫芦架上摘了一个颜色金黄的大葫芦,然后用菜刀切开葫芦的顶端,将酒香四溢的白酒注入三个碗中。这一切,梁作友像做寻常家务事一样,极其自然,但却把陶、吕二人看呆了。他俩达成共识:梁作友就是活神仙!

当韩复榘将陶仲仁和吕雄飞亲睹梁作友展示特异功能一事电禀蒋介石后,蒋介石仍不肯轻易相信。为了不闹出笑话,蒋介石特委派宋子文前去考察梁作友。当喝过洋墨水的宋子文见识了梁作友的“特异功能”后,认定梁作友是在变魔术,只不过他戏法变得高明,外人看不出破绽罢了。宋子文本想就此打道回府,向蒋介石发表自己的个人见解,但下面发生的这件事,使他改变了主意。

宋子文在微服私访梁作友之前,曾路遇黄县一股小土匪,匪首叫胡大河,胡大河有眼不识泰山,竟逼迫宋子文一行交了一笔“买路钱”。宋子文一行只是几个文人,面对眼前这十来个凶神恶煞的土匪,只得破财消灾。当宋子文在无意中将这事说出,并流露出拟请黄县民团缉匪之念时。梁作友说,胡大河竟敢劫贵人,必遭雷劈。宋子文只当梁作友拿这话安慰他,压根儿没放在心上。不料,当宋子文一行来到黄县县城时,竟传来消息:匪首胡大河和二当家被晴天霹雳打死!宋子文这才感觉梁作友半人半妖、神通广大,他在黄县警察队的护送下,再访梁作友。

梁作友对宋子文的二次造访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他也没有在宋子文面前展示诡术,只是信誓旦旦地说,一旦让他见到蒋介石,他就会献上数千万元甚至更多的军费。数千万元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当时蒋介石许诺每月给韩复榘六十万元的军费都难以兑现,这数千万元可充作“国军”几十万军队一年的军费呀。宋子文略作思考,便向梁作友承诺,他将为梁作友晋见蒋介石提供方便。宋子文回到黄县后,致电蒋介石,这封电报的关键词只有四个字:值得一见。就这样,在蒋介石电邀下,韩复榘亲送梁作友离鲁赴(南)京。梁作友乘火车到了南京,国民政府派孔祥熙等大员前去接站,近百名中外记者在月台迎候。孔祥熙怕有闪失,特地临时抽调了一个宪兵连担负安保任务。梁作友来南京后,一直入住中央饭店。财政部通知饭店,中西菜肴、酒类,只要梁需要都要供应。但梁一无所取,中午,仅要一菜一汤。菜也不过炒肉丝之类。茶房问他为什么不多要些,他笑而不答,似乎鄙视茶房以富贵骄人。梁作友在中央饭店下榻期间,宋子文再次与其谋面。

过了不久,蒋介石亲自接见了梁作友。这回梁作友没有装神弄鬼,而是竹筒倒豆子,直抒胸臆。梁作友说,他只是一个乡野草民,无钱无势。他也没有特异功能,用石块变钱和空箱变宴只是表演魔术而已。至于匪首胡大河和匪伙二当家遭雷击丧命一事,也非他施展江湖异术,邀雷灭邪,而是纯属巧合。蒋介石听到这里,他强压怒火,诘问梁作友装神弄鬼弄出这么大动静,动机何在?梁作友说,他这样做并非恶作剧,也非沽名钓誉,只是想为政府筹一笔抗日军费。蒋介石冷笑了一声,讥讽梁作友,说:“就凭你这副德行,凭什么筹几千万军费?”梁作友并不计较蒋介石的态度,他认真地说:“我建议政府下一道命令,全国四万万同胞都备扑满(存钱罐)一个,每年每人至少放进五角,全都捐给国家,一年内国家就有两万万元到手,这不是筹款妙法嘛!”蒋介石被梁作友这番“异想天开”的话弄得哭笑不得,只得拂袖而去。中央饭店见风使舵,将梁作友撵出饭店。几十家大登特登有关梁作友“毁家纾难”新闻的报馆也封杀了梁作友。南京警察局怕这事越闹越大,蒋介石面子上不好看,便赠送了已身无分文的梁作友几十块钢洋,送瘟神似地将其送回山东。

梁作友回山东后,国民政府并没以诈骗罪起诉他,而是授权汉口警方向新闻界发布公告说,“关于梁作友冒充巨富行骗一案,本应重惩,姑念乡愚,不予深究,着即驱逐出境。”当年,名记者曹聚仁曾在《涛声》周刊发表《题梁作友外传》诗一首,云:“带上纸糊冠,走上长安道。长安道上朱轮人,外府爱拥连城宝!闻道辽东献白豕,伛偻嗤看刘老老!武帝雄师正开边,卜式毁家都道好,可怜画饼不充饥,有钱反被无钱恼!”曹聚仁在吟罢此诗,仍意犹未尽;他还说道,“民国闹剧可谓多矣,若论第一闹剧,当属梁氏诈捐……”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王庆顺)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rfonru.cn 次古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